乔治巴顿,萧娘(民间传奇),aj6

长安郊外渭水之北,有一座山名曰长陵(刘邦所葬之处)。山的南面原野广阔草木旺盛,其间间杂古墓乱坟丛葬累累,相传此地为前代掩埋宫人的当地,每逢风雨之夕晓风残月草木漂荡,狐啸鹃啼苍凉万状。在长陵山腰还有一间寺庙,不知是哪个朝代建筑的,仅仅历经年月已然破落,寺中僧侣也都不知所踪,到了嘉庆年间方有一个中年跛足道人暂时旅居在那里。这一年的夏末初秋,从泾阳来了一个年青的墨客,由于喜欢此处山水幽静,所以便带着一个家丁住在了寺庙内,每日迟早读书孜孜不倦。这个墨客姓卓名涛,刚及弱冠之年,不只帅气非凡饱读诗书,仍是个风飘荡流奔放的儒雅之士。

这一日夕阳西下秋风乍起,初红的霜叶映着落日的余晖在风中满山飘动,可谓景色绝佳美不胜收,卓生也被这美景所深深招引,所以便站在门口远眺群山,一时感到赏心悦目心旷神怡。正在感叹之时忽见一个素衣白裙的女子带着一个女仆迈着莲花碎步从寺庙的门口通过,女仆的怀中还抱着一把古色古香的银筝。卓生见状心中大觉意外,待他细细一看只见这素衣女子肌肤似雪身姿妙曼,杏眼含春艳色夺人,此时也在悄然用眼角瞟着自己。卓生见此景象不由目注神移心迷意乱,眼看女子从门口渐渐走了曩昔,便欲尾跟着看看她们究竟要到何处而去。可昂首一看金乌西坠天色渐暗,心中又忧虑不能及时赶回,只好怏怏作罢,可是心中犹自依依不舍,站在门口一向目送着她们远去这才回到寺中。

到了晚上他独卧床头,心中依然念着那素衣女子的描述举动,一时翻来覆去冥想甚苦,听残玉漏彻乔治巴顿,萧娘(民间传奇),aj6夜难眠。到了第二日晨起,他的怀念益发激烈了,坐在房中也是无心读书,无法之下便欲去找跛道去谈天散心。可来到跛道房乔治巴顿,萧娘(民间传奇),aj6前敲了半天门却不见里边有人应对,他从门缝看去,只见房中到处都贴满了黄纸符咒,跛道躺在地下睡得正酣,头下还枕着一个黑色的盒子。卓生见状只好怏怏作罢,随即又回来自己房中,一时怀念心切坐立不安,无法之下便强自摄定心魂读起书来。到了午间忽有一个老仆进得寺门,找到卓生之后躬身作礼道:“我家主人派我来请您去喝酒。”卓生在这儿本有几个朋友,此时又合理无聊,听得友人相请正合其意,当下便和老仆一同出了门。

老仆在前领路,卓生紧随其后,这一路七拐八转弯曲弯曲,所到之处甚为生疏,卓生数次相问,老仆均是不答,好在一路景色幽丽,卓生也大饱眼福,不知不觉间便跟着老仆来到了山中一间院子前。只见这院子雕梁画栋楼阁交织,红砖碧瓦粉墙水地,一看不是王公贵人就是大富之家。卓生见状不由吃了一惊,细想自己的几个朋友均是清寒之士,所居之处更是粗陋破旧,怎会住如此豪华豪宅?莫不是有人一朝青云直上作了大官不成?他满腹狐疑地跟着老仆进了院子,来到一个雄伟的大堂之上,堂中装修富丽堂皇,桌几铺排贵重精美,有十数人正围着一乔治巴顿,萧娘(民间传奇),aj6张长桌在喝酒,而后背疼长桌的东头却单独坐着一个锦衣玉服的中年人,此人面白无须气质雍贵,看样子象是此间的主人。

老仆上前对着锦衣人必恭必敬的行了一个礼,随即附耳说了几句话,这人听罢挥了挥手便让他出去了,随即转过头来看着卓生,从上到下将他细细打量了一番。卓生看这人素昧生平,并非自己的友人,又见他如此打量着自己,所以忽问他道:“你认得我?”此话一出合座俱寂,这十几个乔治巴顿,萧娘(民间传奇),aj6人都中止了喝酒作乐,将头转过紧盯着他。锦衣人闻听此言也愣了一愣,随即微微一笑道:“不认识。”这声响阴柔尖细,甚是独特。卓生听罢也微笑道:“如此甚好,我也不认识你。只怕你是请错客人了,卓某就此告辞。”说毕拱了拱手便欲回身而出。

正在此时满座之人忽齐齐动身,对他做了一个揖道:“卓先生毕竟是豪旷之士,召之即来足见胸襟磊落,今天得见均是我等之侥幸啊。”卓生见此景象不由大排球谏言堂感意外,不知这些人orz怎么认得自己,所以匆促还了个礼道:“素未识韩而错被召见,还请诸位阐明缘梦回唐朝演员表故,如此小生才方敢相扰。”此时锦衣人哈哈一笑道:“卓先生不用多虑。我乃此地主人,姓洪名十三,在座的皆是我的挚友。因久闻先生雅名,所以今天特备薄酒请先生一聚,实无他意啊。”卓生也本是个性情豪爽之人,听罢此言也不认为异,当即使道:“恭敬不如从命,如此那我就要讨一杯了。”洪十三匆促动身将他请小猿搜题下载入上座,又把席上的诸位来宾逐个介绍给他,接着命家丁端上各种交梨火枣甘旨珍馐,与他一同饮起酒来。

卓生看这十几位来宾也都是形似儒雅之士,唯一名字有些乖僻,有叫安小六的,有叫陆七的,3dtouch好像都带着排行,说话声响也像洪十三般轻言细语,席间各人谈天说地诙谐入妙,而卓生本也是才学过人才高八斗,cmos自是口吐莲花应对不穷。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世人正喝的淋漓尽致,忽有一个叫刘小二的来宾动身向洪十三进言道:“乔治巴顿,萧娘(民间传奇),aj6今天之会,在座的皆是豪客雅士,何不命人将萧娘叫来,她银筝弹奏得甚为精妙,再请她唱一曲新歌以尽今天之欢,如此岂不更好?”世人一听都纷繁出言赞同,洪十三当下便命家丁去将萧娘叫来。过不多久便见一个长袖宫装丽人带着一个女仆款款而入,一进来便低着头垂手立在一旁。

世人见她来了皆笑容可掬,洪十三对她道:“今天贵客登门,萧娘为何不上前参拜。”萧娘听罢便走了过来向卓生作礼,待她走到身前,卓生昂首一看,当即心头大震欢喜欲狂,本来这萧娘不是他人,正是自己昨日所见的那位素衣靓丽女郎。萧娘一见卓生好像也很感意外,看着他眼波流通半吐半吞。待参拜结束洪十三便命萧娘演奏曲乐以助酒兴,萧娘有心无意坐在卓生周围拨动银筝,口中唱起伊凉(伊州、凉州)之曲,如泣如诉哀怨动听,满座来宾无不潸然泪下。可一曲没有唱毕洪十三却打蒋玉琴断了她,满脸不豫之色道:“今天贵客登门,怎么要唱这等哀痛之曲?若是扫了咱们的雅兴当心皮肉之苦。还不赶忙换一个高兴之曲。”

萧娘一听惊慌万分的跪在地下道:“妾仅仅一时有感而发,还请您和诸位客人恕罪才是。”卓生见状心存不忍,也在周围为她说情,如此洪十三刚才悻悻作罢。接着萧娘又拨动银筝高歌一曲,这一次却是曲调愉快长袖欲舞,卓生得见萧娘心中本就欢喜若狂,此时再闻听乐曲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境,当即使围着萧娘手舞足蹈起来。世人一见都不觉掩口而笑,洪十三当即使问他道:“卓先生莫非是喝醉了吗?为何与萧娘亲爱如此?”卓生见他提问也不再隐秘,仗着酒意便将昨日怎么与萧娘偶遇以致一见倾心不能自制。

合座来宾闻之皆大笑,洪十三笑道:“本来如此。萧娘容貌确为国色,卓先生也可谓是慧眼识珠,我看今天您无妨和她一同回去,登楚台梦神女也是乐事一件啊。”卓生和萧娘听罢此言皆相视而笑,随即萧娘又手抚银筝低吟一曲,这次曲调低回婉转凄鸿婉羁绊,众锁屏人只听的心醉神迷目痴口呆,一曲唱罢半天刚才叫起好来。卓生更是悄悄拍着萧娘的背问道:“卿本佳人,为何幽思之情如此深重啊?”萧娘也看着他慢慢回道:“只因情动于中,不能自制算了。”卓生听完萧娘所言心中不由大动,登时心旌神驰意乱情迷起来。

过不多时天色渐暗,洪十三站起对世人说道:“今天与卓先生一聚可谓有幸,仅仅此时天色不早,先生晚归甚是不方便,所以还请先生先行,我等也都各自散去了。”卓生闻听此言便动身向世人作揖告辞,回头再看萧娘却见她现已先走了,卓生心中不由大为丢失,满面皆是绝望之色。可待他出门走了没多远,忽听路旁有人在轻声叫他,待循声看去他不觉喜从天降,本来是萧娘带着女仆站在路旁正等着他。萧娘一见他便挽着他的臂膀对他说道:“妾所寓居的当地和您所住的当地离得不远,所以便在此地等您,这样也能够与您乔治巴顿,萧娘(民间传奇),aj6一道同行。”卓生一听更觉欢喜,自觉全国之幸事莫过于此。

此时月堕花梢途径渐暗,女仆在前挑着一盏荷花灯领路,二人跟在后边互诉衷曲,不知不觉就走了数里之遥,远远便看见前面山林中透出点点灯火。待卓生走近一看,发现在松树林里有一间矮小的院子,门扉深掩漏出少许光线来。女仆走至门前轻叩数声,只听“吱呀”一声门响,就见一个头发斑白弯腰驼背的老妇人手持一只红烛将房门翻开,一见女仆便问道:“娘子归家为何这么晚?”待她昂首一看跟在后边的卓生,先是吃了一惊,随即又笑道:“难怪油灯的灯芯遽然大得象豆一般,本来是弄玉带着萧史回来了。”

萧娘一听面色微红,上前两步小声对她道:“姥姥就不要笑话了,我被诸恶鬼羁绊役使,一时不得抽身,因见这位郎君诚挚宽厚有情有义,想让他帮插撸我驱赶恶鬼,所以才带他回来。有劳老人家在家久等,想来您此时现已疲倦了,还请先睡吧。”言毕又对女仆说道:“走了一路口干舌燥,赶忙去泡点茶来解渴。”随即回身请卓生进来,将门紧紧封闭。待卓生和她一同进入闺阁,发现她的闺房不大甚是狭窄,可是房中却几案整齐一干二净,案上还堆着数卷书册,笔墨纸砚逐个齐全。

卓生坐定之后便问萧娘案上是何书本,萧娘回乔治巴顿,萧娘(民间传奇),aj6道:“仅仅我闲来无事所吟的一些诗稿算了。”卓生一听大感惊奇,便取过略略一翻,见其行字簪花书法清秀,所写之诗锦篇绣帙水洁冰清,实是一个咏絮之才。卓生见此惊问她道:“我观卿身怀大才,为何甘作此卑微之业?”萧娘闻听默然不语,半天方啜泣流涕的回道:“孤处空山,为人驱役,不得已才忍辱为之。妾本是良家女,由于遇人不淑所以才流落于此地。回想往事就像在眼前相同,心中只要无限的哀怨,而这些事又不能理解的通知您,即使通知只怕您也不肯意听啊。”

卓生闻听此言心中也大感伤悲,当即对萧娘道:“卿每日所需薪水几许?我尽管是一介寒士身薄力微,但也愿尽我所能倾力相助。”萧娘听罢又道:“您的话真是让妾感激不尽,仅仅妾也有点小小的积储,暂时不需要他人的供养。您若是爱妾的话,只需回去请求寺庙的中跛道,将日间宴席之上的那些无赖驱赶开,如此妾便能安心的住在这儿,也不会再受役使了。”卓生一听当即答应道:“这有何难,待我明日回去便去找他,仅仅却不知他有没有这个本领。”

萧娘听罢笑容可掬,对他说道:“这跛道身怀大神通,此事对他来说一挥而就。”说毕便将席上诸人名字逐个写在纸上交给了他。卓生将名单接过放进怀中,此时女仆已将茶煮好端了进来,他和萧娘一边品茶一边闲谈,大有相见恨晚之意。萧娘还即兴写了两首七律赠与了他,卓生读罢不由黯然道:“卿的诗句辞旨凄恻怨而不怒,已得《国风》之精华,可是为何其间宫苑之气如此浓呢?”萧娘听罢不由泣道:“妾本是被废的宫人幽逐于此,如今早已国破家亡,回想起这些事真实是无限哀痛啊。”二人又在灯下唠叨好久,刚才秉烛寝息。

床第间卓生怜香惜玉绸缪备至,待云收雨停卓生枕上33欲定一世姻缘,萧娘闻听叹一口气道:“毕世夫妻一宵恩爱,今后您尽管有意,可是只恐三生石畔也无再会之时了。”说毕回头啜泣不已。卓生不解其故多方劝慰,可问她原因她却一向迷糊不言。此时窗外已是雄鸡初啼,卓生也感疲倦备至,不知不觉便沉沉昏睡了曩昔。这一觉不知睡了多长时刻,昏昏沉沉间卓生只觉凉露沁肌寒风刺骨,居然将他冻醒了过来。待睁眼一看他不由大吃一惊,只见自己正睡在一个古墓之上,而昨晚的房子佳人悉数荡然无存,唯有秋草凋谢寒虫絮语算了。

卓生匆促动身整理好衣服,再到古墓后一番检查,发现有一块石碑沉没在野草间,碑上苔藓斑斓已看不清所刻文字了。卓生用树枝将石碑上的苔藓逐个去除细细审视,这才认出碑上所刻一行字曰:“永佑宫宫人萧眉纤香冢”,此时他才理解过来本来昨晚自己所遇见的满是鬼啊。他当即找来树枝标志其墓,然后寻路而归。待一回到寺中他便径直去跛道房中找寻,跛道一见他便惊道:“一夜不见,为何您面上带着如此重的鬼气?”卓生不敢隐秘,匆促照实告知了昨晚之事,道士听后大笑道:“如此来说这女鬼对您也算是有情啊。”

卓生随即使将昨晚萧娘所言通知了道士,并拿出名单恳请他代为驱赶,道士却摇摇头对他道:“人鬼两道,各归天命。贫道不肯惹这些麻烦事,须知那洪十三也不是善类。”卓生一听不由大为着急,当即噗通一声跪在了跛道的面前涕泪皆下的乞求起来,最终跛道真实拗不过他方对他道:“看你也是个情痴之人,算了算了,贫道也就为你破一次例吧。仅仅洪十三必定不会善罢甘休,贫道再送你一个盒子,你当心保藏好,说不定届时可救你一难。”说毕便从房中拿出他作为枕头的盒子交给了卓生,随即又取来一张黄纸,用精牛朱砂在上面挥洒自如的写上符咒,然后作法将符咒并同名单一同燃烧掉了。

到了夜里卓生睡得正香,忽听原野中传来一阵呵责之声,随即又听见鬼语凄凄,乞求声不绝于耳,众鬼口中喃喃不知作何语,而呵责声也越来越严峻,忽听窗外一声炸雷响过,接着便已然无声了。卓生知道这定是在驱赶洪十三之类,心中一向忐忑不安,直到此时刚才放下心来重又睡去。眼睛刚闭上忽见萧娘满面笑容的走了进来,对他作了一个礼道:“郎君果然是诚信之人啊。前日你所见的那些客人vba都是曾经宫中的宦官,由于死后也埋在此处,所以便以洪十三为首役使妾身为此贱业。此次幸得郎君相助将他们驱除,自此今后妾也能在此安心寓居了。”

卓生上前想要拉住萧娘一诉衷肠,萧娘却挣脱道:“人鬼殊途万难一聚,何况久在一同必会对郎君晦气,日后还请您多多保重,妾在九泉之下也不敢忘掉您的恩惠。”说毕便回身而去了。卓生见萧娘离去心中大急,动身便欲将他拉住,可一伸手却抓了空,突然将眼睛张开才知是春梦一场,卤蛋的做法当即唏嘘感慨不已。比及寒冬时节他便告别道人回了家,他心中记住跛道的叮咛,一向将那个盒子放在他枕头周围。有一日晚上他刚刚入眠,忽见洪十三带着那些来宾怒气冲冲的闯进家门,一见他便恶狠狠地说道:“最初咱们善意请你喝酒,可你却以怨报德找来跛道将咱们驱离,以致于现在成了孤魂野鬼四处漂荡。那牛鼻子道行深沉咱们不敢招惹,找了很长时刻十分困难才找到你,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卓生闻听也不甘示弱,当即呵责他道:“你不过是前朝宫中的一个逆乱阴阳的宦官算了,活着的时分飞扬跋扈欺凌微小,死了还要来倚强凌弱横行霸道,如若不将你们驱赶,哪还有众宫女们的生路?”洪十三听罢愈加恼怒,当即挥手与死后众鬼蜂拥而至,直扑上来便欲殴击卓生。卓生一见大骇,正待呼救之时忽见一道耀眼白光从枕旁木盒中飞出,瞬鹅肝间只听拜仁慕尼黑众鬼惊呼声四起,待卓生睁眼看时只见房中一片幽静,洪十三与众鬼早已不知踪迹。他动身走至木盒前一看,却发现盒中只要一张黄纸所画的宝剑仇东升直播间,此时剑刃上好像隐约还有黑色的血迹,他赶忙对着木盒拜了三拜,依然将木盒当心收藏好,每日迟早焚香祷拜,从此今后也就再也没有什么反常之事发生了。过了数年他再次来到长陵山,找来工匠将萧娘的墓从头修葺一番,自此每年都会去她的墓前祭拜数次,而每次祭拜结束萧娘都会在梦中前来相谢,音容笑貌和曾经一模相同。